网络语言会不会破坏语言纯洁性吗?(1)_国内_光明网(组图)

“柠檬精”“绝绝子”“YYDS”……每个时期都会产生一些网络流行语,这类犹如密码般的词语在一段时间内有着强大的生命力。与此同时,网络语言究竟会不会破坏语言纯洁性也备受关注。

打开微博、抖音以及微信公众号等各类网络平台,不管是浏览娱乐、体育还是时政、文化等信息,都能看到一些出现频率非常高的网络流行语。比如“柠檬精”“绝绝子”“YYDS”……如果看不懂这些网络语言,可能会轻微影响阅读。每个时期都会产生一些网络流行语,这类犹如密码般的词语在一段时间内有着强大的生命力。与此同时,网络语言究竟会不会破坏语言纯洁性也备受关注。

充斥网络的密码般的流行语

语言是伴随着人类社会的形成而产生的,而且随着社会的变化而发展。美国语言学家威廉·拉波夫提出了语言变异理论,指出社会的不同等级、职业、性别和年龄等形成了不同的言语社团,进而产生了语言形式的变化。而网络流行语就是伴随网民这一群体的出现而产生的社会语言变异现象,是一种特殊的语言变体。

有多年网龄的网友应该能感受到不同时期产生过不同的网络流行语。当下最流行的两个网络词汇,莫过于“绝绝子”“YYDS”。这两个词语在短时间内迅速蹿红,成为了网络平台万能的“情绪表达器”,网络上任何角落都随处可见它们的身影。如果不懂这两个词语,阅读过程可能会遇到障碍。

yyds网络语_yyds的网络意思_yyds网络用语

“绝绝子”有两层意思yyds网络用语,第一层意思:太绝了,表示“好极了”。常用格式为:人/物+绝绝子,表示这个人/物非常有吸引力。第二层意义:太绝了,表示“差极了”,用于嘲讽,例如“某名歌手的歌声绝绝子”。总之是用作后缀形容词,根据不同语气判断是嘲讽还是赞美,用法上褒义多于贬义。

“YYDS”则是“永远的神”的首字母缩写,现在多见粉丝用来赞美自己的偶像明星。除了“绝绝子”“YYDS”外,还有一些诸如AWSL(“啊我死了”的首字母缩写)、“无语子”(表示无语、无奈之意)、“柠檬精”(用来指有嫉妒心的人)之类的网络热词,其特点大多是词语的首字母缩写或者叠词。这些流行语是网络符号化演进的典型,他们大多通过某个网络事件被发掘,在网友们铺天盖地的粘贴复制下快速走红,又因其多语境使用的便捷性,而被广泛应用到网络的各个角落。

“蓝瘦香菇”退出舞台,“绝绝子”“YYDS”等网络流行语还能火多久?

明星杨洋问“yyds什么意思”

网络流行语的蓬勃生命力

yyds网络用语_yyds的网络意思_yyds网络语

在纸媒时代,因一系列的出版、审查流程的存在,新词出现的频率低之又低。而网络的快速发展捅破了语言变体之间的窗户纸,加速了网络语与书面语之间的流动,为网络流行语的着地提供了温床,让语言表达变得更加多样、立体。

“XX子”这种结构的网络流行语的走红与女团选秀有关。女团成员虞书欣在选秀过程中被网友们亲切称为“欣欣子”,随后粉丝们大量使用一段时间之后,“XX子”快速成为一种可爱、古灵精怪的表达词。而在传播过程中,随着文化基因的变异,“XX子”的语境不断被扩大,就逐渐演化出了“无语子”“震惊子”“好看子”“不错子”“绝绝子”等词汇。

“蓝瘦香菇”退出舞台,“绝绝子”“YYDS”等网络流行语还能火多久?

虞书欣

而类似于“YYDS”一类的字母缩写的由来,“00后”与饭圈是推动其产生的主力军。“00后”们是伴随着网络成长起来的一代,年龄上的限制与对网络的猎奇心一度成为他们面临的最大矛盾冲突,因此复杂的社交环境使得他们对外界有天然的戒备心理,难以辨认的“缩写体”也就成了绝佳的隐私保护伞和标榜个性的方式。

yyds网络语_yyds的网络意思_yyds网络用语

保密是“00后”创造“黑话”的最初目的,而混饭圈则让这一代人把网络流行缩语用得炉火纯青。为了减少互撕、拉踩和引战,各家粉丝们在社交平台带着偶像的缩写聊天,比如wyb(王一博)、yyqx(易烊千玺)、zyl(朱一龙)……深度混饭圈者还要掌握一些更加复杂的网络“黑话”。久而久之,一些诸如“AWSL”“YYDS”“NBCS”(nobody cares一词的字母缩写形式,意思为没有人关心)的经典好用网络流行缩语便在网友们的玩梗中流传开来。

是否是“尴尬的语言错位”

网络流行语的泛滥到底好还是不好?这些网络语言的广泛应用也引发了一场关于“不好好说话”与“新时代潮流”之间的激烈争论。微博上@王左中右就曾发过一篇题为《你们那儿好好说中文得判几年》的文章,大力批判了网络流行语的泛滥情况。这名博主认为,网络流行语的过度使用会导致使用者的中文表达能力越来越差。

“蓝瘦香菇”退出舞台,“绝绝子”“YYDS”等网络流行语还能火多久?

“蓝瘦香菇”退出舞台,“绝绝子”“YYDS”等网络流行语还能火多久?

yyds网络语_yyds的网络意思_yyds网络用语

文中列举了一些典型网络流行词代表,如“AWSL”“YYDS”“NBCS”等,他认为这些拼音缩写式的热词在传辞达意上造成严重困难。文章还批评了中英混杂的使用方法,声称“明明一句话能说清楚的事情,非要给你用几个英文点缀”;而“XX子”式的网红热词更是“尴尬得让人能用脚趾抠出三室子两厅子来”。在文末,这名博主更是表示:“你越潮流,你就越土。你越网红,你就越俗。你越说‘绝绝子’,以后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只会一句‘绝绝子’。越说这些网红词,人只会越来越匮乏。”

该博主对网络流行热词的批判也引发了热烈讨论。网友们站在对立的两端,各举己方大旗,开启了一场“不好好说话”与“新时代潮流”的辩论大赛。一方站在博主角度,认为铺天盖地的网络流行语对语言规范产生巨大冲击。今天用了“YYDS”,明天又流行了“绝绝子”,让人尴尬的语言错位消解了汉语的美感,还容易造成语言沟通障碍yyds网络用语,实乃不该。对立方则认为,网络热词是新时代的一种语言潮流,有其特定的使用语境,是互联网土著居民的一种沟通方式。无论是一闪而过还是成为经典,自有时间来决定,大可不必“上纲上线”去批判。

关于这场网络语言之争的结果或许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场辩论给人们带来了什么样的思考。

“蓝瘦香菇”退出舞台,“绝绝子”“YYDS”等网络流行语还能火多久?

弹幕上满屏的“awsl”

yyds的网络意思_yyds网络语_yyds网络用语

专家观点:尊重语言发展规律

到底这些网络语言是不是冲击语言纯洁性的“洪水猛兽”?山东大学文学院助理研究员王世昌表达了他的态度:从语言传播规律来看,并非所有的语言变化都能保留下来。只有那些符合语言发展规律,有着积极的交际价值,获得了广泛认可的语言变化才能保留下来,变成规范的用法。

网络词语属于社群变体,它一般是特定人群在特定情景之中使用的,因而不属于通用语言的范畴,但是也不排除一些网络词语获得广泛认可,从而进入通用语言的可能性。”王世昌说。实际上很多网络流行语均呈现出快速流行之后,使用频度和广度又不断下降直至消失的情况。比如前些年流行的“蓝瘦香菇”,现在已经较少听到了。网络词语的“流行性”特征,是人们(尤其是青年人)追求新奇这种心理的反映。当一个网络词语变得不那么新奇以后,它自然就会“失宠”,而一些更为新奇的网络词语又将出现。

“蓝瘦香菇”退出舞台,“绝绝子”“YYDS”等网络流行语还能火多久?

基于以上语言传播规律,王世昌认为,对于网络词语,我们不妨持一种开放的态度,尊重语言发展的自身规律,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他举例说,像“YYDS”这一类的网络词语是不符合汉语发展规律的,从语音上看,它的发音是英语发音而非汉语发音;从词汇和语法的角度看,汉语也没有这样一种造词、构词方式,所以它最终固定下来成为规范用法的可能性几乎是不存在的。而像“打工人”这一类的网络词语,在语音、词汇、语法上皆符合汉语的规律,而意义上又较有表现力,所以它是有固定下来成为规范用法的可能性的。

不过,在不同的场合有相应的语言使用规范还是必要的。“在网络交际和个人交际场合没有必要也不应限制网络词语的使用,并且事实上也无法限制。在正式的交际场合,要使用正式的规范用法,应限制网络词语的使用,只有网络词语真的有助于提升交际效果时才可谨慎使用。”王世昌说,无需太担心网络词汇会破坏语言的纯洁性。在语言的基础教育中,应当讲授规范的通用语言;而那些已经进入通用语言的网络词语,则应视为通用词语而不应继续被视为网络词语了。(来源:新黄河 徐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