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十大网络用语:经典性、广泛性的语言,却被网络“瓦解”

据商务印书馆公众号消息,2021年12月6日,“2021年度十大网络用语”由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发布。本次发布的十大网络用语依次为:觉醒年代;YYDS;双减;破防;元宇宙;绝绝子;躺平;伤害性不高,侮辱性极强;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强国有我。

这些网络用语,相信都是今年以来人们耳熟能详的。这些词的来源也很广泛,有的来自重大历史事件现场,有的来自国家政策,有的来自影视剧,当然更多的还是来自网络上的习惯用语。它们从不同的角度,构成了对2021年中国互联网的记录。

每到年底,各类关键词、关键字的年度盘点层出不穷,网络用语无疑最受关注。所谓“书同文”,最强调经典性、广泛性的语言,却被网络“瓦解”了其原有特质。自从网络诞生,语言便开启了进化加速,过去是“一代有一代之文学”,现在恐怕是“一年有一年之文学”。

网络用语之所以层出不穷yyds网络用语,不仅是因为技术建构的无远弗届,更主要的原因是文化创造的路径改变了。语言之变yyds网络用语,过去主要来自知识阶层有意识的书写与提炼,当然这些在现在的网络语言中也有体现,不过更多则是自下而上的无意识创作。成语可以找到明确的出处,网络用语很多却不知作者,广泛分布的网民、灵机一动的创意,就如风行草上一般,一下便刷新了文化景观。

网络用语也在极大程度上构建了一个文化共同体,打破了不同场合下意识的语言区隔。就像这个“YYDS”,曾经小众的、不属于任何一种语言的表达,却在一夜之间几乎覆盖了所有的网络平台,甚至进入主流媒体的视野。可以说,网络用语带来了一种“平等”,无关身份地位,人们进入了相同的文化场景之下。

换个角度看,网络语言也是速朽的,我们能记得唐诗,但恐怕已经记不清五年前的网络用语。网络语言一个难以回避的尴尬在于,很多用语的文化意蕴比较单薄,它们被经典化的概率很低。

不过,记录网络用语依然是有意义的。一些网络用语,或许缺乏历史纵深,但却如横切面一样,记录着一时一地的故事与人们的情绪,它是网络世界曾经“活过”的证据。将这些词语“打捞”出来,并加以特别的纪念,也就是记录普通民众的日常,勾勒时代宏大背景之下的细节。这本身也是一种“尊重”。

孔子曾说:“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文献不足,让孔子苦于难以捕捉历史真实。今天我们记录下网络语言,或许也是在补充文献。千百年后的人,如果想知道我们当今的生活点滴、心曲衷肠,网络语言,或许会提供个极好的视角。

《光明日报》( 2021年12月09日12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