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口中的yyds是什么意思 《传奇之抗战到底》第16集️

⬅️这章有你们想要的,终于写到这里了……我也很激动

⬅️但是!可能小胜有点ooc……这章想写出那种又爽又痛的感觉可惜我太菜了……

19

远在一关市的爆豪胜己风风火火赶往东山町的途中又被好事者拍下一些照片并且传到了网上,因此又引发了一波舆论风波,大家的态度从前几天批判爆豪作为职业英雄却说出不符身份的言论的态度转换为赞美一个为了找到自己心爱之人不惜一切代价的感人至深的故事,虽然关于爆心地的言论一直是两极分化,但是不得不感叹一句当今社会的民众真是想什么的都有。甚至有不少人挖出了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的过去大做文章女生口中的yyds是什么意思,一时间闹得满城风雨,英雄人偶和英雄爆心地的话题几乎洗版了所有社交媒体的头条。

不过当事人对此毫不在乎,也不会觉得困扰,他此时已经进入了猊鼻溪所在的区域内,让他烦躁得想炸掉手机的不过是上鸣一直在闪烁个不停的line头像。

【爆豪接电话!】

【爆豪接电话!】

爆豪胜己开始懊悔走前忘了告诉这个白痴脸不要给自己打电话,手机在裤包里频频振动,爆豪胜己终于失去耐心,找了一个不太显眼的地方拿出手机回拨了过去。

爆豪胜己忍住想要发火的冲动,低声问道:“干什么?”

“我刚刚和丽日联系上了,按你的要求告诉了她们猊鼻溪的事情,不过同时他们那边也获得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报,所以我才第一时间来告诉你啊!”上鸣的语气里还透露着责怪的意味。

“说。”

“丽日和耳郎今天去医院探望铃原的女儿,搞到了泽城的卧底专用邮箱,他们猜测绿谷也可能有这个邮箱,于是丽日让我问问你知不知道绿谷的电脑密码。”

爆豪胜己太阳穴上的青筋终于安静了下来,他稍稍想了想,绿谷出久说不定还真有这个玩意儿,于是回答道:“我不知道他的这些密码,不过你们可以试试看欧尔迈特的出道日或者生日,如果都不对……”爆豪沉默了几秒,还是决定告诉对方,“……再试试组合0803和0422这两个日期。”

没想到上鸣直愣愣的发出疑问:“这是什么啊?既不是你的生日也不是绿谷的生日啊!”

“该说的老子都说了,挂了!”爆豪胜己掐断了通话,收起手机,继续前进。

可他的脑子里却因为这两个日期陷入了回忆。

这可不是两个简单的日期,他们的意义比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的生日都要重大;爆豪一边想,一边呼出一口白气,天空灰蒙蒙的,空中还在飘着细碎的雪花;爆豪看了看四周,冬日的山川内难免让人觉得十分冷清,甚至有些死气沉沉;虽然看不到阳光,但爆豪也知道天色渐晚,很快山里的气温会骤降到零下十几二十度以下,他出门太急,也没带上八百万百的那台生命探测器,当然,可能带上了也没用,爆豪昨晚用了整整一夜,也许早就没电了。他想在天黑前找到佐平告诉他的那个暗道的位置,但是就凭佐平的口述,想要在这样一个偌大的山区中找到卧底的暗道,又谈何容易?

爆豪明白今天的自己比平时都要浮躁,很难沉下心,原因也不费脑,他一边在树林间左右转悠着,一边在脑内盘算着等找到这头笨猪要怎么狠狠的教训他才好,要怎么样才能让绿谷出久明白这样以自我牺牲的方式进行英雄活动一点都不高尚。

没错,在爆豪看来,这样被世人称赞的行为甚至会令他感到恶心。

雪越下越大,爆豪的鼻尖都被冻得有些发疼了,尽管因为个性的优势可以让爆豪继续自如行动,可这周围的空气就像是极寒中的冰块那样凝固在了一起,呼吸都有些困难;爆豪前行脚底时踩碎的雪层发出的响声似乎也被这周围的山谷放大了分贝,在这寂静的空间内反复回荡。爆豪只能先找到一个呈凹字形的山体进行短暂休息,他发动个性保持着身体的正常温度,不过在这样寒冷的环境下运用个性便成了一件费神费力的事情。不知为何,面对此情此景,爆豪胜己的思绪一下被拉回到了学生时代,虽然那天没有下着这样寒冷的大雪,但是那天噼里啪啦打在自己身上的雨滴同样有着和雪花一样阻碍自己发动个性的能力。爆豪从小就不太喜欢冬天和雨天,也是因为在这样的天气里使用个性会给他添加很多麻烦,所以遇到不好的天气,爆豪都不会去刻意使用个性。

可就是在这样的天气中,九年前的那个雨天却成为了他生命中无法忘怀的一段回忆,那是他第一次在雨中使用爆破,咬牙承受着潮湿带来的不适感,在大雨形成的雨帘中四处奔波,他能回想起那时雨中的能见度害他险些撞上了玻璃建筑透明的窗户,爆豪一向讨厌处于这样被动位置的感觉,只是有些事,有些人,并不是他可以左右的,就像电影的编剧总是在想方设法的写出跌宕起伏的剧情一样,什么样的事情会让人生有起有落?爆豪从很早就开始思考这样的问题,即便自己是百年难遇的天才,也不可能过着没有挫折和困难的人生。

正当爆豪胜己大脑放空胡思乱想的时候,裤包里的手机再一次疯狂振动了起来。

屏幕上写着丽日御茶子的名字。

爆豪愣了两秒,他叹了口气,还是按下了接听键,对面立马传来了丽日御茶子急促的声音:“爆豪君!有进展了!我知道直接给你打电话会留下痕迹,但是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

“怎么了?”爆豪胜己默认了丽日的说法。

“小久君的电脑里果然找到了特殊邮箱的使用痕迹,我们马上追查了历史邮件,虽然这些邮件每过4天就会自动清除一次,但是我们还是找到了重要的信息!”丽日的喘气声很明显,听得出来她在边走边说话,“就在两天前,小久君的邮箱和泽城的邮箱有过联系,里面他们有提到‘猊鼻溪’和‘瀑布’这些地名,可以确定你找到对方了……!但更重要的是……”

“是什么?”爆豪胜己有些紧张,立即警惕了起来。

“通过追查这些邮件,即便只有四天,但是我们发现泽城和小久君的对话里似乎暗示着铃原一良与敌人有什么勾结,而且是与你有关的……爆豪君,我现在正在给事务所递交紧急外出申请,你不要一个人单独行动,我……这些都仅仅是猜测,可我们觉得这会对爆豪君不利,啊啊,对不起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将更详细的内容全部告诉你;轰君去整理这些来往邮件的副本了,很快就会传给你,但是爆豪君,如果你现在是一个人在猊鼻溪内,你快点回到市区……等大家来,不要一个人单独行动——!!”

可能太晚了。

爆豪胜己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听丽日这样焦急的语气绝对不可能是在开玩笑,也许换到十年前的他会对身边朋友的这样的警告嗤之以鼻,可其实爆豪在从绑架案开始就一直心存疑惑;每每发生一个事件,他便会不自觉的想把这些看似没有任何关联的事情想到一起,而几个小时前他当机立断的决定单独来猊鼻溪的这个行为,似乎又能之前的事情产生递进关系。

爆豪胜己挂断了丽日的电话,然后向对方发送了自己当前的位置信息,很快女生口中的yyds是什么意思,他就收到了来自轰焦冻的邮件,点开附件是十几张来往邮件的截图,每一张都附加有发送时间,爆豪一眼就认出了这些对话中的主人公的身份,怀着忐忑不安的情绪,爆豪胜己逐字读起了他们谈话的内容。

12月21日:【你伤势如何?我还在敌人的大本营,还无法自如行动,但是外界满是铃原和你还有胜己的报道,我觉得铃原很快就会行动了,胜己的处境会很危险,你也会很危险。】

【我好多了,我真的很抱歉,看到那样的传言,我没办法坐视不管,我在遗书里留下的一点线索,我猜想遗书一定会被那些人打开,也许他们会受干扰追来猊鼻溪,到时抓住那些人就可以成为指控铃原的证据了。】

【你和我说过那是给你母亲的遗书,你真的确定胜己不会看吗,他可不傻,也许是他追来猊鼻溪也说不定,出久,如果发生了我不想看到的事情,我真的无颜再面对你。】

【我了解小胜,他不会看我给妈妈的东西啦,也许他会通过新闻上的情报来到一关市或者找到猊鼻溪,但是猊鼻溪的瀑布里是有暗哨的,谁经过我们都会立马发现,总之,小胜的安全由我来保障,我怎么样都好,他不可以有事,谢谢泽城君的关心,而且小胜身边的朋友,也一定会帮助他的,只是铃原实在是一颗定时炸弹,如果不找到足够的证据,也许他日后还会对小胜下手也说不定。】

12月22日:【起初我只想让你帮我摆脱这个身份而已,我真不该告诉你其他的事情。】

【不要这样说,帮助泽城君也是为了现在正在拼命的工作的其他卧底,虽然发现这些事是意料之外,可我是英雄,我不可以袖手旁观。】

【我觉得你应该告诉胜己他将要面对什么,出久,你不应该一个人承担这一切,这不论是对你还是对他都不公平。】

【可小胜也有瞒着我不说的事情,他很多事都不会告诉我。】

12月23日:【负责联络铃原的线人今天来了消息,似乎确实是要动手了。】

【小胜在哪里?】

【还在东京,你看到他前几天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的话了吗,我真的认为这件事没办法控制。】

【我的手机在坠机那天就摔成碎片啦,所以没有看见,小胜说了什么吗?】

12月24日:【胜己去找你了。】

【对不起,出久,如果后面发生了什么,我没有办法帮你了,但是我会想办法和你汇合;我只能告诉你,敌人只想用尽一切办法孤立爆心地,如果他单独行动会很危险。】

爆豪读完了这些截图中的信息,震惊的情绪席卷了全身,他不知道要如何形容现在的心情,这些对话中包含的信息实在是太大,让他感到震惊的同时更多的是火烧一般的愤怒,也许是因为绿谷出久的自大,也许是因为自己的迟钝,更多的或许是因为这一切都是可以阻止的,可过去的自己还有绿谷出久两个人却眼睁睁的看着改变未来的机会一次又一次的从手中溜走,自大的到底是绿谷出久,还是爆豪胜己自己,光是思考这些,爆豪的思绪就已经乱作一团毛线了,眼下他第一时间得出的决策也不是丽日御茶子用近乎恳求的语气拜托自己离开的决定;而是应该更快的找到那个自大狂混蛋。

职业英雄在入职时提前留下的遗书都由英雄管理会和英雄安全委员会共同保管,除了本人都不允许外人接触;爆豪明白这一点,但是按照绿谷出久的说法,他在遗书中添加的那句线索,似乎就是为了等待敌人上钩的鱼饵;再从爆豪胜己之前抓到的那两个跟踪自己的人的口供看来,咬了这个鱼饵的人不是敌人也不是铃原,而是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确实没有翻阅绿谷出久的遗书而是将它完好的交给了绿谷引子,可绿谷出久千算万算,唯独算漏了他的妈妈会注意到这个奇怪的细节并且告知了爆豪胜己。

绿谷出久早就想好了,他早就计划好了。

爆豪胜己飞奔在大雪中,四处寻找着那一处瀑布,同时警惕的留意着四周的动静,他攥紧拳头,剧烈的呼吸在给全身输送氧气的时候,爆豪每一次吸气,呼吸道就要被体外涌入的寒气灼痛一次,不过爆豪并不在意这样的小痒小痛,他飞快的穿梭在这冰天雪地之中,终于忍不住的怒吼起来:“绿谷出久!!你他妈给我滚出来!!”

爆豪愤怒的呼喊声在四周回荡,他没有停止奔跑,一想到曾经乖巧的躺在自己怀里轻声细语说话的绿谷出久其实心里一直被这样多的忧虑困扰着自己却浑然不知,爆豪突然感到有些懊恼,他不明白绿谷出久为什么不愿意告诉自己;他原本以为绿谷出久在那个雨夜后终于决定改变自己这个只想一个人撑起所有事的臭毛病了,可事实证明为别人、为世界、为所有事物赴汤蹈火的自我奉献精神从绿谷出久还在娘胎里就被写进DNA中了,这是绿谷出久的天性,是大家赞不绝口的优点。

可同时,爆豪没有办法去责怪绿谷出久,也许在学生时期爆豪胜己会觉得难以接受,他不明白为什么绿谷出久会愿意为了一个阿猫阿狗献出一切,对外界对恶意表现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包容。他曾在国中时偷偷跟踪过被人欺负后的绿谷出久,试图知道绿谷出久的想法;他曾一遍又一遍的把绿谷出久写好的英雄笔记扔出窗户,一次又一次看到绿谷出久跑下楼将笔记本捡回来;年少时的爆豪胜己看着绿谷出久那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却有着一坚定不移的眼神就倍感不解:绿谷出久不过是个无个性,身材瘦弱,还是个爱哭鬼,可记忆中抱着笔记本站在爆豪胜己眼前的绿谷出久在面对爆豪胜己同样的提问的时候,却不厌其烦的给出了一模一样的答案:

“因为……这个笔记本对我很重要啊。”

爆豪胜己是大众认可的天才,学什么会什么,从来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爆豪胜己感到费解,可唯独在绿谷出久的事情上爆豪胜己却用了一生去理解,在进入雄英之后,在与绿谷出久关系和解之后,在与他口中的DEKU建立起恋爱关系之后,爆豪胜己自认为自己已经读懂了绿谷出久:爆豪胜己明白了绿谷出久总是一个人背负一切的原因,也明白了他不在乎外界恶意的原因,似乎一切都很简单,可现在看来,似乎一切又变得很复杂,爆豪胜己别说是搞不明白绿谷出久,他甚至搞不懂自己。

有些事为什么瞒着绿谷出久,他明明是自己最爱的人,也同时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为什么宁愿扯谎也不愿意和绿谷出久坦白真心话,为什么,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雪花是轻柔的,几乎没有重量,可也许是爆豪胜己跑步的速度太快,迎面砸在脸上的雪花却让爆豪胜己觉得生疼,无意中他跑到了山林外的溪流边,视野豁然开朗,眼前出现了一座巨大的瀑布,只不过因为气温的原因结冰了。爆豪停了下来,胸口因为剧烈运动上下起伏着,他喘着粗气,锁紧了眉头,此时的他身体因为运动已经几乎感知不到外界的寒冷,只有打在脸颊上的寒风提醒着他周遭的环境有多么的冷;不过随着身后树林传出的动静声,这一片冰雪世界便不在寂静无声。

“嗖!”

“嗖嗖!”

深色的树林上方突然飞出了若干个黑影,爆豪看不到他们的脸,所有人无一例外全部都带着蒙面,袭来的刺客也都整整齐齐的将手心瞄准了爆豪胜己,随即释放了他们的个性,毫不意外,他们的个性全部都是与冰有关。

爆豪胜己嗤笑了一声,此时他的两只手心中已经积攒了足够多的汗液,就在刺客发动第一波攻击的同时,爆豪胜己的手心突然释放出刺眼的白光,伴随着一阵巨大的爆炸声,爆豪胜己腾空飞起,完美躲过了这些来势汹汹的攻击,地面只留下爆破后产生的浓烟;他不给敌人留半点喘气的机会,爆豪的双手灵活变换位置,爆破支撑着身体在空中变换方向与速度大小;很快,爆豪胜己便徒手制伏了一个因为闪光弹而无法行动的刺客,又用爆破炸碎了他的遮面的面罩,将他狠狠的按到了地上。

在烟雾散去之后,敌人剩下的4个同伙只看到自己的同伴已经被眼前的男人踩在了脚下,那个男人面露凶色,手心里噼里啪啦的响着爆破的声音,凶狠的眼神毫不避讳的盯着正前方的敌人,似乎在问:下一个,是谁?

“觉得老子在这种情况下就没办法战斗于是派了一群垃圾来的人是谁?”爆豪胜己恶狠狠的质问道,此时的他的模样如果要说是敌人的一名首领也毫不为过,“小看人也有点限度。”

面前的敌人显然是被爆豪胜己的威压震慑到了,显露出了几分畏缩,可很快另一个敌人便向他们喊话:“怕什么!他只有一个人!一起上!!”语毕,剩下的四个蒙面人便又一次摆好姿势一同扑向了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能发动的爆破是有限的,虽然如此,简单应付这些人还是绰绰有余的,他摆好了穿甲弹的手势,酝酿着个性,准备用现有的最大火力一次性解决所有人。

就在他准备发动穿甲弹的时候,爆豪胜己敏锐的察觉到自己的身后穿过了一阵方向不一致的风,随后几道绿色的闪电穿梭过雪花中间的缝隙沿着爆豪胜己手心瞄准的方向以极快的速度飞过;旋即伴随着一声熟悉的喊杀声,一抹久违的绿色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了爆豪胜己的视野中——

“AIRFORCE———!SHOOTSTYLE!!——”

爆豪胜己因为airforce产生的气浪向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此时他还一直保持着发射穿甲弹的预备姿势,只见向他扑来的剩下四个刺客都因为射门式的飞踢飞上了半空,爆豪胜己瞄准机会,在不伤及任何树木的情况下瞄准空中的猎物释放了所有的穿甲弹,这一击确实是爆豪胜己目前为止最后的一击,不过这也足够了。

爆炸产生的烟雾又淹没了周遭事物,爆豪胜己冷静的凝视着前方若隐若现的人影,直到烟雾再次散去,直到他一直寻找的那个声音再度响起:

“小胜真的好厉害,马上就知道我要干什么了呢!刚才可以算新的组合技了吧?”

爆豪胜己沉默着,没有给出任何应答。

绿谷出久终于出现了,他还穿着破破烂烂的战斗服,甚至两只手上都打着绷带,脸上脏兮兮的,这样的扮相不禁让爆豪胜己回想起了一些陈年往事,可依旧不变的还是那张让人火大的笑脸,好像换一套衣服他又是在事务所楼下等待爆豪胜己下班的绿谷出久,是会跟他温柔的说:“我回来了”的废久。

两个人的重逢在大雪中渐渐归为沉默,爆豪胜己阴着半张脸,绿谷出久则一直不解的眨眼睛,终于在这样僵持了几分钟后,爆豪胜己走上前去,就当绿谷出久也张开双手准备回应爆豪胜己一个怀抱的时候,爆豪胜己却挥起拳头朝他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一拳。

这一拳的力气可不小,绿谷出久直接失衡摔倒在了雪地上,他捂着火辣辣疼的脸愤愤抬头,就在绿谷出久真想大声质问爆豪胜己干什么的时候,可才张开嘴,视线却对上了爆豪胜己那双猩红的眼睛。爆豪的眼神可以说是凶狠到了极点,就像一头恶狼,可眼神深处却涌动着几分悲伤的情绪,绿谷出久看得发愣,他和爆豪胜己认识了二十多年,他自诩见过各种各样的爆豪胜己,可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爆豪胜己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

不,似乎在很久以前的一个夜晚,绿谷出久也看到过这样的眼神。

沉默良久,爆豪胜己又一次打破沉默:

“伤,还疼吗?”

“嗯……还有点。”

“疼死你算了。”爆豪胜己啧了一声,“别他妈坐在地上了,跟老子回去。”

绿谷出久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刚才那个身手灵敏的英雄人偶此刻变得像一个才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孩,绿谷出久看了看漫天的大雪,然后说道:“小胜先和我去这里的据点休息一下吧,你一定饿了吧?”

爆豪胜己背对着他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接受了这个提议。

————————未完待续————————

*0803/0422是我捏造的神野站和bkg道歉的日期,两个人交往后都觉得这两天非常有纪念意义

*这一章回收了这篇文一开始的那小段前序的伏笔,爆豪胜己每天欺负绿谷出久就是想知道他是怎么做到无视外界施加的恶意的,也正是看不惯他才欺负他,值得一提的是:写第一章的时候离285还有两个月……呼应到这里也并不是我一开始就想好的,真的就是意外发现本志好像可以圆我写的同人文于是就拿来用了……【救命

*谢谢你的阅读,后面可能会稍微写一点点擦边球(x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