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ds撒贝宁 撒何和白何/现实向/cp洁癖慎入!

【撒何&白何】到底行不行?

撒何和白何/

现实向/

cp洁癖慎入!!!/

慎入!!!!/

慎入!!!!!!/

剧透!!/

剧透!!!剧透!!!/

依旧是

撒撒和白白的掰头/

激情短打,全文2k+/

————以下正文————

0

白敬亭撒贝宁同时喜欢上何炅的这个事情,基本上是人尽皆知。当然啦,他们俩无时无刻不在battle。

1

“我是拥有她房门钥匙的男人。”何炅翘着二郎腿一晃一晃地,故意抛下这一句,不清不楚,眯着眼睛弯着嘴角侧着身体,以一种类似狡黠的气质,回答侦探白敬亭的问话。

插一句,绝味男人撒贝宁也能看到何炅的表情。是他先忍不住了,像以前一样,做那个想“噗”又不噗出来的无语表情,眼睛满满当当地把何炅的一举一动全括进去,像做过的小学应用题的蓄水池,只进不出。蓉几次和他想对对人物设定,皆以失败告终,理由是对不上视线。

而侦探,对上何炅投过来的玩味目光,再向下挪了视线,看到他握在一块缩向腿间的看似乖巧的手,像狼王偷偷醒来,扬了嘴角,挑了眉毛,也同样不清不楚地说一句,“不就是房东吗?”眨一下眼,后几个字越咬越紧,北京腔都出来了些许。

面对揶揄,小何迅速在这两个男人之间过了一眼,心虚地晃了晃头,“其实我跟她呢,也就是假撕逼死你死的关系。”还着重强调了这个“就”字。

两人十分满意,小何松了口气。

撒贝宁拿到这个一搜的分组的时候,心里泛上来的除了无奈就是无奈,心话白敬亭你至于吗。而作为分组的幕后操纵者的白敬亭,当然是,把何炅安排进自己组,心话撒老师不是喜欢撩吗,撩,撩个够。

这才有了我们看见的,撒老师和两位女生一组,剩下的被白敬亭有预谋地收归囊中。

然后撒老师还不能说什么。白敬亭窃笑,眼前是何炅的小发旋,上面有棵呆毛翘在那。下一秒,何炅一转过来差点没撞在他身上。白敬亭突然觉得领口紧,有点喘不上气。他正了正马甲——长得跟防弹背心似的——然后扯松了领带。

2

第一轮集中讨论的时候,撒贝宁发言的时候,提到一个换锁小哥的短信,何炅把这个话茬接过来,捏着那张照片,“侦探,请注意,这个信息是今天的晚上,发过来的。”

以上yyds撒贝宁,没有任何问题。但问题就出在,小何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是看着撒贝宁说的,是征询着撒贝宁的意见的,话头却是对着侦探的。

怎么就是不看我呢?白敬亭盯着他yyds撒贝宁,眉头都快拧一块去了。偏偏这时候,他动一下脖子的空当,突然发现撒贝宁居然看过来——用那种滑稽的表情,嘴角是一个近乎藐视的弧度——就算隔着一个桌子的长度,也清清楚楚。

嘿我这劲儿又上来了。白敬亭的眉和视线皆往上移,嘴角也被带起来些许,以毫不示弱回应,再看了一眼何炅,抬起手。

握上他的手腕往自己这边一拉,何炅一下就回过头来,白敬亭同时带着他的手腕转了个个,照片也随着转了过来,白敬亭也不伸手拿,只就着何炅的手,凑近了看。

撒贝宁的笑脸一下子就凝住了,变脸比何炅转头还快。行,小白,你要这样,我就转移话题。

“在人家wifi里装一个小摄像头。”撒贝宁换了个音调,重新把何炅拉回来。在这同时,白敬亭也确实放开手了。“有吗,这位红头发大爷?”他还不依不饶地报复。

“大爷?”真是幼稚。

这里面唯二知道真相的杨蓉和蒲熠星,卷起了一个笑。

3

二搜的时候,发现撒贝宁的证据之后,他总是闪躲,无奈之下白敬亭只得去把他揪过来审。

一句话都没说,沉默着,白敬亭就把他给押上了。跟我走一趟,他在心里说。

你这是公报私仇。撒贝宁在心里跟他交流,也一句话都没说。

半天了人呢?何炅拎着撒贝宁的证据,往那边一看,乐得不行。“你不要这样对撒撒。”说罢也往他俩这边走。

声音软的,柔柔的,撒贝宁一听这话,像一拳打进棉花里,肾上腺素反倒飙起来了,极限地转过头去盯白敬亭,眼睛笑得都弯没了,脸上就差写着:哥让人担心了,你没有吧?

白敬亭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整个一窝火啊。

结果何炅走过来,竟然是押上撒贝宁另一个胳膊。

白敬亭一下就乐了,眼看着撒贝宁的笑又僵了下去,脸上就差写着:哥有反转,你没有吧?

杨蓉:这哥俩变脸兄弟吗?

4

“哎,拿那个卸妆纸来。”何炅拿着被涂得黑乎乎的照片,只伸一只手出去。

“什么?”撒贝宁蹲着专心翻那个盒子呢,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只是听见何炅的声音条件反射地去响应。

旁边几位还没来得及动呢,离何炅最远的,侦探,一言未发地,直接伸直胳膊,探过身去,把卸妆纸按在他的手心里。

撒贝宁没得到回复,还有点奇怪,把箱子翻完,想起身来帮他,一抬头就看见那一幕。

行吧,就当他反应快。

5

“我也觉得我今天还可以。”公布投票结果的时候,何炅往前迈了一步,跟站在最边上的白敬亭隔空对视。

白敬亭笑得开心。他也是个把何炅整个人都装进眼睛的主,丝毫不逊色于绝味男人撒贝宁。何炅就是他眼睛里的高光,他什么时候自己撞进来,什么时候都是给眼睛添光加彩的闪烁。

“只有两位零票的玩家。”

何炅又往前迈了一步,而撒贝宁正背对着他,想滑个步滑上来。还没滑成功呢,半途就被何炅给发现了,被他拎着胳膊强制转了个圈,转到他身边去,手还搭在撒贝宁肩膀。

撒贝宁笑得开心,整个身体都往何炅那边斜了斜。

知道零票的确实是他们俩之后,两人击了个掌,却没马上弹开,反而十指相扣,扣得紧紧的。这一期录制的劳累似乎都能被引到十指紧扣的力度上,一下子就消了。

白敬亭苦笑:我心在滴血啊。

6

“虽然我在笼子外面,可是也要跟各位承认一个巨大的错误,我在失手伤人致死后,处理方式是完全错误的,这个做法已经改变了事件的性质,当时我应该…”撒贝宁正准备拔高节目的内容,还想着科普法律知识呢,远在那边的白敬亭不知道啥时候闪现过来给他押上了,还往笼子里送。“哎哎哎,客气点,我已经在道歉了。”

白敬亭笑着摇摇头。

“撒老师一进去…”何炅在一旁拿着锁笼子的铁链,说话时候还笑个不停,“你是不是每期都会在笼子里结束啊,上一期也是。”他看着旁边站着的白敬亭,自然而然地把铁链的一端递给他,俩人一起给锁上了,没人看到撒贝宁有多吃瘪。

但他又突然想起来他的词还没说完呢,“如果当时立刻说明事实真相,立刻把整个事情的经过…”

“解释清楚。”何炅和他的思路是一致的,话接得毫无缝隙。

白敬亭基本没有太听撒贝宁在说什么,视线没法从身边的何炅身上移开。他几乎贴着笼子站着,白敬亭站在他侧后面一点,离得非常近。

怎么领子又开始紧了呢。白敬亭伸出手,按在笼子上,故意和偶然参半,他就像是那种壁咚一样,把何炅半圈在自己的区域内。

撒贝宁当然看见了,而且杨蓉说话的时候他还看见何炅和白敬亭一起往边上走,给她留中间的位置了。而且他们俩还小声交谈。

他一下就打开笼子出来了。

撒贝宁苦笑:我心在滴血啊。

7

杨蓉:何老师这么可爱,他俩到底行不行啊?

————end————

我都要不行了,两天前考高数,今天考英语,完了我害特别想写……太难了5555555,新一期也是刚刚看完(¯﹃¯)

希望各位看得开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