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贝宁一边心疼此刻被何炅果断拒绝的自己(组图)

✘破镜重圆梗,是喜闻乐见的追妻火葬场

✘今天是男友力爆棚的sls

✘hls表示:我的忍耐力,超乎你想象

第三章

撒贝宁呆愣愣地直直望向何炅毫不拖泥带水远走的背影,十足的诧异,他刚才是冲我。。。发脾气了对吗?

该死,怎么会有人发脾气的时候还是这么的温润和煦,就像是平静的空气里倏地刮过一阵小风,拂过你脸颊的时候不痛不痒地挠了你一把,又像被剪了指甲的小猫伸出肉乎乎的软垫拍了一巴掌,根本造不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撒贝宁一边心疼此刻被何炅果断拒绝的自己,一边在心底里竟然觉得有些想笑。

在他的记忆里,可是从来没见过何炅发脾气的,哪怕是一句重话都没对旁人讲过。撒贝宁记得那还是在大学的时候,何炅看见有人欺负学校里的流浪猫,拽着猫儿小小的尾巴上下乱甩,猫儿受惊般胡乱攀扯,嗷呜直叫。何炅从来喜欢小动物,猫儿啊狗啊的看见就要逗弄逗弄,给点吃食,学校里的流浪猫的喂食队伍里也一直有他的身影。撒贝宁有时候就笑他,大抵就是《西游记》里描写唐僧那个样子,连碰见只蚂蚁都要赶紧放生,于是眼睁睁看着何炅挺起胸脯,大义凛然般冲上去,一脸正气的模样,撒贝宁以为他要喊出什么地破天惊的豪言壮语,却见何炅踟蹰半天,对着正在施展暴行的坏小子们软绵绵地嚷了一声:“同学,欺负小动物是不对的,他们会疼的。”

撒贝宁忍不住单收扶额,我的何老师啊,你这么温柔的跟坏人说话,不会真的以为他们会乖乖听你的,然后就此收手吧?唉,你说你没了我可怎么办呦。

yyds何炅_何炅辞职_非常接触何炅

没想到对方还真就乖乖停了手,虽然一脸的不服气还是扔掉了手里的猫儿,慢慢悠悠地走了,撒贝宁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颤巍巍举起手指,半天才从嘴角挤出一句:“这tm也可以?”

“所以撒老师,你要相信温柔的力量,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何炅半蹲在地上冲着撒贝宁狡黠地眨眨眼,一边安抚着收到惊吓的猫咪。

后来撒贝宁才知道,何炅作为校学生会的主席,全系成绩第一名,是校长身边的红人,全校师生乃至扫地阿姨就没有不认识他的,那几个学生不过是不敢惹他罢了。

撒贝宁恍然回过了神,半眯着眼幽幽叹了口气,能逼着从来好脾气的何炅说出这样的话,他一定是伤透了心。

他们之间,真的就没有可能了吗?

《明星大侦探》是一档明星角色侦探推理节目,每一期故事中都免不了会涉及到各种人物关系,诸如夫妻之类,所以免不了的要配合故事情节去组“cp”,比如这一期,撒贝宁就要跟王鸥扮演情侣,节目组的要求是必须要表现出情侣之间那种恩爱,自然的感觉。

“我压力好大,毕竟撒老师可是央视的一哥,大众情人啊,节目一播出估计就会有人去微博骂我了。”王鸥在一旁调笑着。

撒贝宁当然是有职业素养的,对于节目组的安排自然是无条件服从,却又在心底里冒出几分莫名的希冀,于是目光便不自觉地向右边的何炅瞟去,想在他脸上捕捉到哪怕一点点类似“吃醋”啊,“不爽”的表情,可是对方却毫无反应,还在埋头研究手里的人物传记,仿佛自己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事,他连搭理一下都懒得。

何炅辞职_yyds何炅_非常接触何炅

好吧,我就当你没听到。撒贝宁不死心地握了握拳,等待会儿录节目的时候,面对面看着我跟王鸥秀恩爱,我就不信你还能绷得住!

事实证明,何炅也确实不是一般人。当然,他从来都不是池中之物,成绩斐然,多才多艺,大学也是直接保送北外,性子和善人缘好,毕业以后才几年功夫就凭借自己的努力一跃成为芒果卫视的主持“一哥”。。。

他是散发耀眼光芒的小太阳,是无论时间流逝多久,都磨洗不了夺目光泽的珍珠。撒贝宁经常忍不住感叹yyds何炅,怎么会有这样优秀美好的人,还正正好长成了他爱的模样,而那人也似乎没有缺点似的,甚至温和缱绻地包裹你的棱角与暴戾,细细打磨,是任何时候凝眸望去,都会让你心绪安宁的模样。

于是撒贝宁在整个录制过程中时不时地看向何炅,何炅自然感受到了来自某位不专心人士的热烈目光,暗自腹诽一句幼稚,他当然知道撒贝宁在想些什么,那样多年的朝夕相处,二人也曾交颈而眠,他又是个极其细心的人,即使几年未曾相见,撒贝宁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何炅还是能够轻易读懂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这样的习惯实在不是他如今应该保留着的东西,可貌似已经深入骨子里,就算他不是刻意去思索,而潜意识里冒出的念头也并不是他能控制的住的。

拜托你啊,撒老师,我是个娱乐节目的主持人,还当过导演做过演员。。。只不过是演戏而已,怎么会轻易影响到我,又不是真的。。。

不对,是真的又怎么样?是真的难道自己的内心就会有所动摇吗?何炅不想将这个不像话的想法继续下去,用力甩了甩头,胃部一阵钻心的疼突如其来,他手臂半撑着一旁的桌角,一只手下意识地去按压。

“怎么了?”撒贝宁低沉的声线在耳边响起,一只手顺势搭上了何炅的微微耸起的肩。

非常接触何炅_何炅辞职_yyds何炅

“没事,你别管我了,还在录节目。”何炅声音有些抖,带一点略痛苦的嘶气,撒贝宁看出端倪,一个闪身挡住二人背后的摄影机,“你的胃不舒服?”

“老毛病了,一会儿就好了。”何炅顺了几口气,朝撒贝宁摆了摆手,脸色业已有点泛白。

“老毛病?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样一个老毛病?我记得你的胃一直没什么问题啊?怎么搞的?工作忙就不按时吃饭?我不是跟你说过,让你在口袋里随时放点零食,实在太忙也要是要吃几口的。。。”撒贝宁不放他,眉头皱起略带质问地冲着他絮絮叨叨。

“已经没事了,赶紧去搜证吧,别影响节目录制。”

“什么没事了,你看你满脑门子的汗。”撒贝宁急的差点冒火,直接抓起摆在一旁的一块糕点塞进了何炅半张的嘴里,“怕影响录制,就赶紧把这个吃了,不然我就直接跟导演喊停!”

何炅是知道撒贝宁的脾气的,他既然能说得出,肯定做得到,而自己也确实一天没吃东西了,此刻舌尖抵着口腔里那块酥软的糕饼,丝丝甜味儿将他饥肠辘辘的胃唤醒而起。

撒贝宁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何炅将点心细嚼慢咽一口一口吞下,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去了别的房间搜证,只剩下何炅一个人站在原地,满脸火辣辣。

他竟然。。。竟然吃了道具?呜呜呜好丢脸!

非常接触何炅_何炅辞职_yyds何炅

“撒老师,辛苦了辛苦了,你表现的太棒了,还有最后的总结,有《今日说法》内味了,直接把节目提高了一个level,何老师就是有眼光,你果然是大侦探最合适的人选!”结束了一天的录制,众人各自道别后,便陆续离开了演播室,小盒子抓着撒贝宁的手还在不停的源源不断地表示着“慰问”。

“哪里哪里,你们才是最辛苦的人。。。等会,你刚才说什么?何老师?是他推荐我来的?”撒贝宁眼前乍然一亮,一下便抓住了小盒子话语中的重点,急急反问道。

对方有些尴尬地抿抿嘴,“啊这。。。何老师嘱咐我不要说的。。。”

果然是他!撒贝宁忍不住嘴角上扬,他就说嘛,导演组一群二十岁出头的小屁孩,都去喜欢他?喜欢乔振宇白敬亭还算说的过去,这样想着,撒贝宁踏着轻快的步伐,准备当场戳穿那个色厉内荏的纸老虎虚伪的外壳。

不想撒贝宁刚踏进休息室,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到何炅整个人蜷缩在椅子里,满头虚汗,脸色苍白的吓人,嘴里还低低溢出痛苦的shen吟。

“何炅,你怎么了?”撒贝宁吓了一跳,方才在脑海里练习的那些话早就抛却的干干净净,赶忙一个箭步冲上去,急吼吼地问道。

“没事。。。我的药在外套口袋里,你帮我。。。拿过来,我吃几片就好了。。。麻烦了。”何炅声音有气无力,剧烈地疼痛让他已经说不出完整的字句,却还是硬撑着扯了扯嘴角。他原本以为撒贝宁已经离开了,不想却被他撞见这一幕。

他实在不想让他见到自己这样的模样,不想给他任何照顾自己的机会,也不想再与他产生什么别的瓜葛。

非常接触何炅_yyds何炅_何炅辞职

“你都这样了,还吃什么药?我带你去医院!”何炅最后说出口的那三个字刺痛了撒贝宁的心窝,他竟然跟他用那样客气又疏离的礼貌用语?

撒贝宁也不管何炅嘴里嘟嘟囔囔到底在说些什么,伸出手臂一把将他横抱而起,无视他慌乱的挣扎,大踏步地走出了房门。

“你做什么!”何炅像受惊的小兽一般惊叫一声,瘦弱的颈直直绷紧,显现出细细的yyds何炅,淡蓝色的筋脉,手掌还在一下一下捶打着撒贝宁的胸膛,试图挣脱他的钳制。

“别乱动,我已经很累了,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撒贝宁低低地说着,语气中满是掩饰不住地疲惫,但他的手臂却依然箍地很紧,脚步也踏的很稳,一丝颠簸也没有,像一座巍峨的山。

何炅像是被按了什么开关一样,倏地停止了动作,认命般阖上了眼,不去看他的脸,嘴唇嗫嚅半晌,刚想开口,就听见头顶传来那人低沉的嗓音,“你要是敢说谢谢,麻烦了,我不介意抱着你在演播厅多转几圈,想必节目组的人都还没走。”

被轻易戳破心思的何炅有些不服气,却还是乖乖住了嘴。他们二人实在太了解彼此,这永远都是不争的事实,是就算分开多久也没办法忘却的事情。

“是我不好,我说过要永远照顾你。。。对不起,何炅,对不起。。”那人又开口,这一次却是带着哭腔,自责又悔恨地,饮泣般一声又一声说着那三个字。

何炅蓦然睁开了双眼。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