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ds撒贝宁 【双北】以情为笔画爱为牢(黑道何X帮凶撒)

【双北】以情为笔 画爱为牢(黑道何X帮凶撒)

故事内容纯属虚构,切勿上升真人

【合作篇】

撒:看来不是只有我可以爱你爱到不顾一切

何:可能这是我一生都无法还清的感情心债

“居然有人比我们提前到了这里,还开了一扇门?”从那个被人为打开的小洞走进了司徒文星精心修建的好像“堡垒”一般的暗室通道yyds撒贝宁何炅感觉无比意外。不过为了找回父亲的画,现在的他已经不愿多想。哪怕这个洞是其他的宵小之辈打开的,对于他来说也没关系。

“撒撒,这里可到处都是机关,你还是小心一点的好。”何炅拿掉了嘴里的呼吸贴片,然后低头弯腰慢慢地从那个非常窄的通道一点点爬了进去。一边慢慢地向着“堡垒”内部移动着,一边还提醒着跟在他身后的撒贝宁——毕竟在何炅的认知里,司徒文星绝不是个简单的角色,而是一只诡计多端的老狐狸。一只老狐狸的“窝”,绝对不会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别墅而已。他们不能掉以轻心,否则很有可能就是有来无回。

“我自己会小心,你还是照顾好自己吧,别分心。”撒贝宁看到何炅回过头来提醒自己,直接用手推了一下何炅的脸,念叨着,“你别总看着我,看好前面的路,要不然一会儿搞不好我们可能就要迷路了。”

“真是’好心没好报’,那你跟紧了。这条通道虽然我不知道是谁挖的。可是这座房子的内部结构我已经看过无数次,都印在脑子里了。你可是第一次来,可别走丢了。”何炅依旧用他那拽拽的口气和撒贝宁开着玩笑。

“那还不快走?趁你现在脑袋还清楚。等一会儿记不清了,我们的麻烦就大了。这种地方,待得时间越久越不安全,快走快走。”撒贝宁又一次开始催促何炅。

“走!”何炅终于转过了身,继续低头弯腰,小心翼翼地向前面走着。

撒贝宁也就不再说话,只是继续跟在何炅的身后,一点一点,慢慢地向前移动着。

越往前走,撒贝宁就越能感觉到这里的恐怖——到处都充满着阴冷的气息,蛇虫鼠蚁一类的东西时不时的就会从你身边经过,带着点细微的响动,让你心里一惊。然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这里最恐怖的一点在于随处可见的,那一具具已经化为白骨的尸体。加上通道里不时吹过的风,直接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看来这些应该是想去这个老家伙的家里盗宝,结果反倒在暗道里迷了路,最后被困死在这里的人。”何炅看了一眼那些已经化为白骨的尸体,表情显得并无异样。

“还是快走吧,这里不安全。”撒贝宁现在觉得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曾经当过警察,看到过太多次类似的画面,估计现在很有可能已经被这样的场景吓得昏过去了。不过现在的他对这种东西可以说是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炅yyds撒贝宁,你有没有发现前面的路好像越来越宽了?这是怎么回事?”越往后走,撒贝宁越觉得奇怪。他发现最开始只能容得下一个人低头弯腰,蹲下用小碎步一点点移动的那条“通道”好像变得宽敞了很多,连呼吸的感觉也感觉通畅了很多。只是光线好像越来越弱了。

“是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按理说不应该是这样的,如果是正常的机关暗道应该是越往前越难走。这里怎么回正好反过来了?”何炅也感觉很奇怪,不过以他多年的经验,他还是异常的小心谨慎。也再次提醒着撒贝宁,“撒撒,还是小心点吧。这搞不好是那只老狐狸设的陷阱,想要’请君入瓮’。”

撒贝宁这次没有说话,只是对着何炅点了点头。他们的对手不是一般的人,而是一个诡计多端的道上老手,而这条通道出现的又太过及时。这种情况下,他们确实必须要留意,否则很有可能最后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可是走着走着,撒贝宁却发现他们的担心似乎是多余的——这条通道确实是有人提前替他们走好的。因为撒贝宁在周围的墙面上看到了很多的刻痕,很明显这是挖掘这条通道的时候留下的痕迹,而且这些痕迹都很新,显然是最近刚刚留下的。最让撒贝宁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他在很多的刻痕表面看到了凝固的血迹,似乎是挖掘这条通道的人在挖掘的过程中受伤留下的。这让撒贝宁很不解,他实在想不出到底是什么人会为了帮他们而这样不顾一切,居然连受伤都不在乎。所以后面的路程,撒贝宁开始留意起了周围的一切,希望可以解开自己心底的困惑。

章子怡撒贝宁分手_撒贝宁的微博_yyds撒贝宁

“真是奇怪了……”又过了一段时间,刚才一直没有说话的何炅也突然开了口,停下来看着周围的一切皱起了眉头,好像想到了什么。

“怎么了?”撒贝宁这次走到了何炅的身边,看着何炅同样疑惑的表情,随口问着。

“司徒文星的’地下宫殿’是道上出了名的陷阱机关众多,为的就是保护好那些他偷回来的宝贝。来的路上你也看到了,有多少人进来了就没有命再出去。可是我们走了这么久,居然一道机关都没有触发,这解释不通啊?”何炅的目光开始四处搜寻了起来,似乎是想要给这种“不寻常”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是啊,这确实不太正常。”撒贝宁也开始四处查看着,寻找着问题的答案。突然他的目光定在了远处的地面上,对着何炅喊了起来,“炅,你看那里倒着的是一个人吗?”

“你说什么?!”撒贝宁的话让何炅也吃了一惊,他顺着撒贝宁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结果也看到了一个躺在地上的人。何炅也没来得及细想,直接就跑了过去。

“炅,你当心,小心有诈。”撒贝宁一边提醒着何炅,一边也跟在何炅身后走了过去。

“你是谁?还好吗?”何炅对着那个躺在地上的人喊了一声,可是对方却没有回应。何炅慢慢地走近了那个人,把她扶了起来。

可是等到何炅看清楚那张脸的时候,整个人都慌了,“小梦?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了?”

“少爷,我有点私事想跟你请几天假行吗?”几天前,小梦找到何炅,脸上挂着微笑说。

“有什么急事吗?”何炅没有抬头,继续检查着行动时的装备,随口问着小梦。

“一个很多年没见的老朋友从国外回来了,所以……”小梦的眼光有些躲闪。

“老朋友?你还有我不认识的朋友?”何炅抬起了头,看着小梦开着玩笑。

“少爷……”小梦有些“恼怒”地看着何炅。

“好了,我又不是那种不讲情理的’老板’,还能不让你见朋友啊。去吧。”何炅又是对着小梦,很温柔的一笑,“不过记得早点回来,毕竟还有几天就要行动了。”

“我知道。”小梦的笑容有些苦涩,转身准备出门。可是刚走到门口,却又停住了脚步,转过身看着何炅喊了一声,“少爷……”

“还有事吗?”何炅再次抬起头,看着小梦。

“我不在的时候,照顾好自己。”小梦的眼神里满是温柔,即使她知道站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从来没有注意过她的眼光,可是她还是把她的心甚至连她的命都给了他。

“我又不是小孩子,再说还有撒撒和忠叔照顾我,放心吧。”当时的何炅因为要准备盗画的事焦头烂额,所以随口应付了小梦一句。可是他万没有想到那会是他和小梦说的最后一句话。更没有想到小梦居然会在这里,会为了帮他找回父亲的画,独自一人到这里来为他“开路”,甚至是为了他拼了命,最后倒在这里遍体鳞伤,停止了呼吸。

章子怡撒贝宁分手_撒贝宁的微博_yyds撒贝宁

“小梦,小梦,你醒醒啊,你不是去看朋友吗?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何炅不停地喊着她的名字,而小梦却已经无法给出丝毫的回应,只是闭着眼睛“沉睡着”。

“小梦?!”听到何炅的喊声,撒贝宁也加快脚步跑到了何炅的身边,吃惊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此刻的小梦闭着眼睛,嘴角含笑,好像只是熟睡了一样,甚至她的样子像是在做一个很美的梦。唯一的差别是,此刻小梦的心口处已经没有了起伏,脸色也惨白的好像一张白纸,没有丝毫鲜活的气息。

而何炅现在满眼都是眼泪,始终不愿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那个之前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人,如今已经不在了。

“你怎么受了这么多的伤?小梦,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是何炅啊。跟我回家,别睡呀!”何炅把小梦抱起来,看着这个平时为了他“冲锋陷阵”“赴汤蹈火”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女人。现在却已经变得冰冷僵硬,没有了呼吸,感觉心里一下子被戳了一个洞——生不如死的感觉。

小梦的身上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伤口,看起来触目惊心,而致命伤就在心口上——整个心脏的位置上被利器贯穿,血肉模糊。

“炅!”撒贝宁走到何炅身边,把手放在了何炅的肩上,感觉着何炅双肩的颤抖,却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因为他知道,现在的何炅需要的不是安慰,只是释放,他需要好好地哭一场,不然他一定会疯掉的。

“这是什么?!”就在何炅抱着小梦无声落泪的时候,撒贝宁却在小梦的手里发现了那个被小梦紧紧攥着,已经染上了血迹的信封。

何炅听到撒贝宁的声音,才把小梦放了下来,费力地掰开小梦的手,拿出了那封信,信封上“致我最亲爱的少爷”,几个字刺的何炅眼睛生疼却流不出眼泪。何炅忍着心里抽搐一般的疼痛,拿出了那封信,展开信纸,小梦娟秀的字迹却让何炅痛不欲生:

少爷(其实我好想像撒先生一样喊你一声炅):

等你看到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了。希望少爷你不要为我难过,因为能为了你拼命,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那时候的你还是个孩子。那么单纯,笑容那么温暖。当时一声“小梦姐姐”让之前从没有感受过温暖的我,第一次体会到了有家人是什么样的感觉。那天你对我的笑,我真的可以记一辈子。

这么多年陪在少爷的身边,看着少爷你为了老爷太太的仇把自己封闭起来,我真的觉得好心疼。我也试过想要融化少爷心里的“冰”。可惜,我始终不是那个能走进你心里的人。

撒先生的出现让我看到了少爷久违的笑容,说实话刚开始我挺嫉妒的。可是后来我发现,原来看着少爷你幸福,我就很满足了。

老爷的画这次应该就可以全部“回家”了,这次行动结束以后少爷就跟撒先生离开这个地方,重新开始生活吧。我想看你笑。这样就算我死了,也没有遗憾了。

虽然我知道我永远走不进你的心里,可是我还是想用我自己的办法要守着你。可惜我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了。我走了,少爷,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连着我的那一份一起好好活着。别让我走的不安心。少爷,你要幸福。只有看到你幸福,我做这得一切才有价值。

最后这句话是我之前一直藏在心里,不敢告诉你的。只是我怕这次再不说,就再也没有机会了。炅,我爱你,真的很爱你。可是,对不起。我再也不能守着你了……

永远爱你的梦

“小梦,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让我背上一笔我这辈子都还不清的’债’……”何炅看着此刻自己手里这张明显是被泪水浸湿又晾干以后,格外脆弱的纸。眼泪再也不受控制,一滴滴地爬满了他的脸,也刺伤了他的心。而他问出的问题,却再也没有人可以给他答案。

此时的撒贝宁却站在一旁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看着何炅流泪,看着何炅释放着心里的疼痛,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