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火的后续,七夕礼物当然是糖(1)_光明网(组图)

艳火的后续,七夕礼物当然是糖。祝大家每个遗憾都能有圆满结尾。

5000左右,谢谢阅读和喜欢。

前文:艳火

建议搭配bgm:如何-张悬

“而我在这里等

等湿透的心听雨声

等身体回温”

龚子棋是赶着傣族新年来的,方书剑刚好在西双版纳待满了一个礼拜。

方书剑的房间就在厨房楼上,很早就被吵醒了。大家凑在厨房里打糍粑做包烧和抓饭,听方书剑前一天说有点想家,老板特意赶了个大早出门买油条,和着肉酥给他做粢饭团再叫他下来。接到老板电话之后方书剑磨磨蹭蹭地下楼,趿拉着的拖鞋在木质楼梯上发出很大的声音,大概是新年的缘故,门厅空空荡荡,只有老板和另一个人坐在桌边喝茶聊天。方书剑看到那人的侧脸,发了一会儿楞。

“现在的价格也不是不行,但是入住率方面可能等会儿还要看一下你们这半年的流水再说。”盆栽挡住了那人大半侧脸,方书剑站在二楼的楼梯上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他能够想象那人微微皱起的眉头和屈起食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击的动作,龚子棋谈生意的时候从来不笑,“之后还可能会有扩建和重新装修的问题,这方面也是很大一部分成本……”

“赶紧啊小方。”老板截住龚子棋的话头,冲着方书剑招了招手。“过年还这么晚才起,油条都不脆了。”

顺着老板招手的方向,龚子棋头微微偏了一下,视线扫过来,他似乎笑了:“我有个朋友特别挑,只爱吃头一锅炸的油条……”龚子棋忽然停住了,他看见了站在楼梯上的方书剑。

“早上好方方。”这下他彻底转了过来,是真的笑了,“很久不见了。”

虽然说是很久,但龚子棋的语气一如往常,仿佛他们不是大半年没见而是前一晚才刚刚告别。方书剑顿了顿还是没能说出话来,只能坐在桌边专心吃老板给的粢饭团,米饭蒸得不够火候,方书剑咬了一大口全堵在胸口,噎得他有些难受。

“慢点吃。”龚子棋侧头看了一眼,倒了杯茶给他。

老板和龚子棋的交谈间方书剑听了个大概,龚子棋才刚到版纳,大约是和人搭伙来买客栈的,想和当地政府一起推一些特色文旅的项目,老板这里已经是龚子棋看的第四家。方书剑小口小口地啜饮着茶水,老板新收的生普洗过也还是涩,跟半生不熟的饭粒一道堵在方书剑的喉咙里,顿时味同嚼蜡。

本该如此才对,世界这么大,除非故意中的故意,人和人哪有这么容易相遇。方书剑把杯子放在桌上,龚子棋又给他续了杯茶。

女生口中的yyds是什么意思_抢板色记是口空记是色 bt_raid卡 8口 16口是什么意思

新年这天到处都是人挤人,老板老板娘,前台的小姑娘们连同客栈里的几个小孩,全都扛着或大或小的水枪走上街头泼水,街边甚至停着洒水车。龚子棋说没带什么换洗衣服不喜欢湿漉漉的,方书剑也不愿意白天出门凑热闹。出门前老板邀请方书剑和龚子棋晚上一起在客栈里吃年夜饭,方书剑不想一上午都对着龚子棋徒增烦恼,索性趁着上午没人回房间继续补觉。

大约是早晨太吵,这会儿走廊里安静下来方书剑睡得格外好,一觉醒来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还好天气热也不怎么饿,方书剑刚下一楼客栈老板娘的儿子就朝他一路小跑过来。

“给你。”他递给方书剑一串栀子花,“那边的哥哥送你的。”

方书剑顺着小孩指的方向看过去,龚子棋正在靠窗的桌子边独自吃午饭,三十几度的桑拿天里对着一碗米粉吃得大汗淋漓。

“谢谢你啊。”方书剑从兜里掏出一根酸奶味的不二家来,弯腰摸了摸小朋友的头发。

“我妈说送花给女生就是喜欢她的意思,让我不要随便送花。”老板娘也是浙江人,小男孩的普通话是软软糯糯的口音,“那哥哥送花给哥哥呢?”

“可能是那个哥哥喜欢我的意思。”方书剑蹲下来看着他的眼睛,耐心地说,“你知道什么叫喜欢吗?”

“我知道,喜欢就是想跟她结婚的意思。我爸爸喜欢我妈妈,我喜欢小丽姐姐。”小男孩点点头,“哥哥和你也会结婚吗?”

“不知道,”方书剑自己也拆了一根棒棒糖含在嘴里,没问小丽姐姐是谁,“应该不会吧。”他站起来。

“大热天吃什么米线,不烫吗。”方书剑从前台冰吧拿了盒牛奶,拉开椅子坐在龚子棋对面。

龚子棋似乎也上楼睡了一觉,洗完头发没用发胶再抓起来,软软的搭在额前,乍一看就像二十出头。“这边东西太辣了,我吃不惯。”他说。

“以后别送我花了,而且我也不喜欢栀子花,太香了。”方书剑把牛奶推到龚子棋面前。

“对不起。”

“干嘛道歉。”方书剑问。

“刚刚在门口买的,有人挑着担子来卖。以前也送过你,我以为你会开心。”龚子棋放下筷子看他,鼻头被热得发红,下巴上还有未刮净的胡茬,米线的汤溅在领口留下淡淡的痕迹。方书剑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见过这样的龚子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龚子棋的衬衫总是笔挺的,皮鞋总是擦得很亮,头发被抓到脑后领带也总是一丝不苟。一切都很体面,记忆里那个松懈的龚子棋已经过去了太久太久。

“是吗?”方书剑还在吃那根棒棒糖,手心里的汗浸得纸棒都皱了起来,“我不记得了。”

龚子棋不再说话了,那盒牛奶被他拿在手里左手倒右手但没打开,方书剑随手把栀子花挂在衬衫的口袋上,跟龚子棋面对面沉默地坐着。过去他们在一起鲜少有这么安静的时候,龚子棋平时不爱说话,大多数时候都是方书剑自己讲自己的,他只默默地听。现在方书剑突然觉得这样也不错,至少很清静。

抢板色记是口空记是色 bt_女生口中的yyds是什么意思_raid卡 8口 16口是什么意思

还是老板娘走过来打破了沉默。“晚上我们要去江边放灯,”她把一沓油纸和浆糊一起放在长桌上,“你们要不要一起折水灯。”

龚子棋是头一次叠水灯,但纸的每个边角都对折得很整齐,不像方书剑折了好几盏也还是撕不出一个标准的正方形,似乎他总能轻而易举做到方书剑做不到的事。

“这边过年都会放灯吗?”方书剑边折边问。

“以前不,但这些年渐渐多了起来,可能是因为外地人越来越多吧,大家都挺想家的。”一碗浆糊用完老板又拿来一盆,老板娘用小刀仔细地裁着油纸,“我爱人是东北人,到这边有年头了,我是浙江那边的,去年年初才到这边,把豆豆也带过来了。”方书剑告诉龚子棋豆豆就是刚刚的小男孩。

折好的水灯一盏一盏地摆在桌子上,老板拿过一叠裁好的纸片和几支黑色的水笔递给他们。“要写愿望在里面的,水灯会顺着河一直飘到天上,愿望就能实现了。”他说。

“可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啊。”龚子棋认真地抬杠,还是抽了一支笔。方书剑笑了,这是今天见到龚子棋之后他第一次笑。

“小学鸡。”没拿笔,他伸手捅了一下龚子棋。

“反弹!”龚子棋咬着笔帽头也不抬地奋笔疾书。

突然砰的一声,院子里有小孩踩爆了气球,龚子棋方书剑还有老板娘都吓了一跳。“这边不兴放鞭炮,就让豆豆他们用气球意思意思了。”老板走过来拍了拍老板娘的后背,跟龚子棋和方书剑解释。

“你就跟他们一起胡闹。”老板娘瞪了老板一眼,老板从身后变戏法似的掏出一个苹果递给她,“这位美女,岁岁平安。”虚岁四十的东北男人油嘴滑舌。

方书剑看着老板娘接过苹果,不自觉地笑了一下,然后感觉手里被塞了个沉甸甸的东西。“你也有。”龚子棋把一个苹果放在方书剑手里,然后轻轻握住他的手。温热的呼吸逐渐靠近,他以为龚子棋是要吻他,然而龚子棋只是轻轻捏了一下他的耳垂就离开了。

“新年快乐方方,平安喜乐。”龚子棋笑着说。

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已经靠的很近,方书剑想自己是应该推开龚子棋的,虽然事实上他没有。

晚饭自然是很热闹,老板和龚子棋熟练地推杯换盏,即便是方书剑也喝了不少,自酿的米酒喝起来顺口后劲却大得很,方书剑从脸侧到脖子都泛着淡淡的红。结束后他和龚子棋谢绝了老板的好意,单独出门放灯。住的地方就在告庄里,走路十几分钟就到江边,放完水灯之后龚子棋提议到处走走,酒意上涌方书剑不想走得太远,就只带着龚子棋沿着江转了转,最后索性并排在江边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许了什么愿?”龚子棋带着似有若无的酒气,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拔了根草叼在嘴里。

“你许了什么愿?”方书剑反问。

“说了就不灵了。”龚子棋笑了,眼睛弯了弯,露出一口白牙的样子好像回到八年前,不过很快就正经起来。“左右不过是那些,身体健康,家庭和睦,每个展都大卖,早点发大财。”他说。

raid卡 8口 16口是什么意思_抢板色记是口空记是色 bt_女生口中的yyds是什么意思

“还真多,不知道老天爷能不能忙得过来。”方书剑啧了一声。

“你呢?”龚子棋问。

“我没许愿。”方书剑说,“没什么特别想要的。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龚子棋转头看了看他,眼里有很多方书剑看不懂的东西,他还没来得及看清龚子棋就把头转了回去。

“那也挺好的。”方书剑听见龚子棋又笑了一下。

三十几度的天气里即便是晚上风也是热的,吹得人愈发晕头转向,可能是酒壮怂人胆,方书剑终于鼓起勇气问出了在胸口堵了一天的问题,“你是来找我的吗?”方书剑问。

“不是,本来是跟朋友来的,顺路谈生意。”龚子棋说。

“这样啊。”方书剑没再说话了,低头专注地玩着靴子的鞋带。

他想自己本应该明白的,龚子棋从来不是会给人台阶下的人。

“但我看到了你ins发的照片。”过了一会儿,龚子棋又补充道。“对不起。”他说,这是一天里他第二次向方书剑道歉。

“嗯?”方书剑看了他一眼,似乎没反应过来。

“婚礼不该请你去的。”龚子棋并没看他,只是注视着不远处河里的水灯,“我不知道你会那么不开心。”

四月的西双版纳已有蝉鸣,“没关系。”方书剑笑了一下。

“你知道老板为什么要卖掉客栈吗?”方书剑转头看龚子棋,成百上千盏河灯倒影在面前一双眼睛里,其间每一道水光都打龚子棋心头经过,“他要跟老板娘回浙江结婚了。”方书剑说。

“是老板娘的老公总是打她,她才来版纳的,认识了老板之后就不想走了。”方书剑的声音很轻,语气也很平缓,“老板告诉我,这次他们说好了,回去跟那个男的离婚,不同意就上法庭,反正总有办法离。然后他们就结婚女生口中的yyds是什么意思,远走高飞再也不回来了。”

龚子棋怔了怔。

“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终于明白有些事情确实只是因为缘分不够,你和我谁都没有办法,不该怪你的。对我而言,你想要的东西太多了女生口中的yyds是什么意思,想要钱,想要功成名就,想要有人掏心掏肺地爱你,又不愿意一直停在一个屋檐下又想要能睡得安稳。”他轻轻牵着龚子棋的手,感受着龚子棋掌心的温度。

raid卡 8口 16口是什么意思_女生口中的yyds是什么意思_抢板色记是口空记是色 bt

“可是我想要的很少,所以也给不了你那么多。以前我不懂,现在我懂了,所以我后悔了。”

“不过谁不后悔呢,虽然后悔可是死不悔改。”方书剑笑了,眼里闪着光,“大概人生就是这样吧。明知道无非是相互耽搁,你也好我也好,都是因为走岔了路才会遇见彼此,本来就是舍近求远南辕北辙,总归是要错过的。”

“我努力了这么久,觉得追赶你的路实在是很不顺利,简直一路都是红灯。虽然即使再来一次,我也还是会在这些本来可以绕过的岔路口继续等红灯。”

“但就到此为止吧,别再像刚才那样跟我说话,也不用再送我花。”方书剑转着龚子棋无名指上的戒指,把它一点点推到龚子棋的指根处,“我不勉强你了,你也别勉强我,我们都得快点学会接受这些命中注定的不圆满。不是不够努力所以得不到,而是阴差阳错才会得不到。虽然人人都叫我做赵敏,但宣布获胜的方式也不只有偏要勉强这一种。”

久别重逢的寒暄有多好,如隔三秋的拥抱又有多好,已知故事的结局如此,方书剑什么都不想要了。“所以以前的事情也别提了,就当我忘了吧。”他拍拍裤子上的灰站了起来。

龚子棋在背后低低笑了一下。方书剑抽身想走,却被握住了手腕。

“可能的确以前很想要那些吧,不过现在不那么想了。”他转过身来,看见龚子棋仍坐在台阶上,抬起头来看他。从前龚子棋很少以这样局促的姿势看人。

龚子棋冲着方书剑伸出一直握着的左手,掌心躺着一盏折好的水灯。

方书剑顿了一下,抽出藏在纸船里的字条小心地展开。

去过更好地生活吧,方方。纸片上熟悉的字迹一笔一划。

“我想了想,还是没舍得放。”龚子棋仰着脸,认真地看着他,眸子里映出河面的水光。“总觉得要是放了,好像就真的把你放走了。”

“你以前经常问我如果有天你离开我了,我会不会难过。一开始我也觉得没什么,三十岁的人了,多大点事儿。开会,画图,做项目,南跑北奔,回过神来十天半个月都过了,忙得都想不起你来。我搬回以前的公寓住了,因为现在的家离公司太远,有时候就睡在办公室里。”

“办公室和家里都换了新床,比以前的宜家床垫贵太多了,弹簧一点声音也没有,不会有人在翻身的时候吵醒我了。”龚子棋终于放开方书剑的手腕,“可是我高兴不起来。方方,我总也高兴不起来。”

“半夜醒着的时候,床的那边总是空的。”龚子棋偏过头去,用手抹了把脸。

风把芭蕉树的叶子吹得沙沙作响,有水滴落在方书剑的脸上。

“子棋,你已经结婚了。”他叹了口气,语气里却没有埋怨的意思。

“回去吧,马上要下雨了。”他把那盏河灯重新塞回到龚子棋手里。

raid卡 8口 16口是什么意思_女生口中的yyds是什么意思_抢板色记是口空记是色 bt

一路无话,时间好像过了很久,方书剑听见龚子棋在身后终于开口。

“该怪我的。”龚子棋轻轻地说。

这晚他们最终像朋友一样道别,第二天下午还有工作,龚子棋起床后就匆匆离开了。去机场的一路都在堵车,路口的指示灯像是坏了,早高峰的车水马龙停在过澜沧江的桥上一动不动。离登机的时间越来越近,司机频频按响喇叭,低声骂着龚子棋听不懂的脏话。

窗外的太阳很大,四月里明亮的阳光洒在远处澄澈的水面上,晃得龚子棋微微眯起眼睛。“这江挺漂亮的。”龚子棋突然开口,“我死了以后,就把骨灰洒在江里好不好。”他偏头去看后排座椅的另一侧,仿佛身边真的有人一样,“你觉得怎么样,方方。”

旁边的车也按了一声喇叭,当然没有人回答他。

“算了,”他低头笑了一下,“也不知道哪天才死,没影儿的事。”

太阳光照在戒指上亮得刺眼,桥尽头有交警过来了,红灯终于转绿,前面的车流缓缓开始移动。司机把熄火的车重新发动起来,龚子棋突然拉开车门下了车。

“去他妈的。”他头也不回的带上车门,摘下戒指远远得扔进江里,水面打起好几个水漂。出租车司机在身后骂他,有今天没明天。

龚子棋大步流星地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有炎热的风吹起额前的头发,他想起方书剑从前骂他神经病的样子,痛快地笑起来。

怎么办呢方方。如果一样东西你得不到,那我也不想留给任何人了。

龚子棋跑了起来。

“你要如何离别仍须游荡的旅人

要如何让缘分就是缘分

如何凝视缘分看我们的每种眼神

而我而我

不停地无悔的与你的总有的”

栀子花的花语:一生的守候,永恒的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